青策计划2015

本届”2015青策计划“获奖策展人与PSA学术委员会评委

关于青策计划

“青年策展人计划”创立于2014年,是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常年年度项目,也是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独立学术品牌。它旨在发现海内外华人青年策展人和艺术家,营造鲜活的策展-评论-创作氛围,促进跨学科交流,进而推动中国当代艺术生态的发展。该计划通过网络公开征集策展方案,由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学术委员会委员及特邀评委遴选出前三名/组,并给予资金支持,以在当代艺术博物馆内实现方案。

 

第二届PSA“2015青年策展人计划”与大家见面的三组作品分别是:

1. 姚梦溪、张涵露《展览的噩梦(下):双向剧场》

2. 陈陈陈、林书传《亚自由——贤者时间》

3. 张未、袁文珊《时间病:控制时间的都被时间控制》

《展览的噩梦(下):双向剧场》尝试了新的展览机制,呈现了一组动态的展示实践,不仅呈现作品,更呈现艺术家的生产逻辑和工作方法;《亚自由 第一回:贤者时间》则研究展览形式的多样性,并探寻离开展览体系依然成立的奇观;《时间病:控制时间的人都被时间控制》揭示了凝聚在物体与行为中的时间及社会病理,展现了艺术家对于社会时间秩序的反思和抵抗。

 


 
展览的噩梦(下):双向剧场
 

策展人:姚梦溪、张涵露

参展艺术家:黄淞浩、何颖雅、李启万、刘伟伟、刘亚、毛晨雨、施昀佑、唐潮、佩恩恩、子杰、姚梦溪、张涵露

“展览的噩梦(下):双向剧场”是一个长期集体实践项目的一部分,不仅展示作品,更展示作品的生产工作和方法讨论。在展出期间,项目将维持动态,并且层层递进。“展览的噩梦(上)”于2014 年9 月发生,在项目里每个人具有策展人和艺术家的双重身份,每位参与者提供一个话题或方向,同时完成其他人的主题下创作。“展览的噩梦(下)”试图进一步拓展疆域,完善结构,将“读书-讨论-在地实施-展示-批评-再读书”这个已存在的循环机制延续,并完整地置入美术馆语境。项目过程中着重强调现实研究、日常介入、身份混杂三个主要方法,探索并检验艺术家与展览机制、艺术家与策展人、艺术家与公众之间的非常规关系。

 

展览作品与现场
《流转仓库》是艺术家子杰发起计划:回收艺术机构展前展后的遗弃材料及个人不需要的相关艺术剩余物(如半管颜料,一段画布)、日常用品(任何废旧)等,以提供给艺术家继续利用进行艺术创造。有材料需求的艺术家只要取有所给,取有所造,将得到的物品用于作品的创作即可。   流转材料遵从Creative Commons协议的创作共用,捐赠者可享有该物品来源的署名权、并可决定其可否用于商业传播,可否继续演绎。

《流转仓库》是艺术家子杰发起计划:回收艺术机构展前展后的遗弃材料及个人不需要的相关艺术剩余物(如半管颜料,一段画布)、日常用品(任何废旧)等,以提供给艺术家继续利用进行艺术创造。有材料需求的艺术家只要取有所给,取有所造,将得到的物品用于作品的创作即可。 流转材料遵从Creative Commons协议的创作共用,捐赠者可享有该物品来源的署名权、并可决定其可否用于商业传播,可否继续演绎。

《接活记2:刷墙》这件作品源于黄淞浩对刷墙临时工的兴趣,他发现这些临时工们没有固定工作、临时聚集、游离在老家农村和大城市之间,他们的“接活”状态与刚毕业的年轻人相近。 但黄淞浩对他们的兴趣不止于此,更多的是来自于他对绘画的兴趣。以技术主义的观点,刷墙的艺术、制造涂料的艺术、制作刷子的艺术共同组成了绘画的艺术。刷墙与绘画之间的目的和标准虽然不同,但似乎是同一个考量标准。 艺术家希望能实验这场刷墙戏剧的排演,模拟一种生产关系的情境,通过重新建构刷墙临时工对刷墙(他们最熟悉的技术)的认知来讨论他们自身的问题

《一起拖延》是由艺术家何颍雅、曲一箴及策展人一起协作的实验。他们将5只监控头融进展厅里,相对于秘密的展厅原有的监控室,他们把自己安装的监控室藏在楼梯下的黑屋子里。 这件屋子过于日常,很容易被误读成非展厅的实用空间。但是它与一般监控室不同,这里没有日常值班的工作人员,任何观众进入屋子都是这个展厅的管理者。 这件作品由此造成了短暂的错位和不安。当我们进行观看的同时,其实也作为展厅的一部分被观察,当然,观看也是生产的一部分。

《哥伦比亚警察行贿手册》源于艺术家施昀佑于2015年在南美洲的哥伦比亚参与4.18机构的驻村计画期间,因为无法精确掌握警察索贿的意图,而造成生活不便。因此他与当地艺术家和驻村艺术机构,并联合了波歌大科技大学,经过半年的统整与编写完成了一份给旅行者的哥伦比亚行贿手册。 本书分正文和附录。正文是技术手册,附录中的词汇表和钞票介绍,同时附上了三十则案例。本书的内容聚焦在交通违规以及临检的现场,多数案例取自波哥大,但可以广泛应用在哥伦比亚境内的多数场合。

《安全岛》是由唐潮所制作的录像,他尝试将自己放逐到各种游乐园,幻想身处一个现代的岛屿。这个录像里面有主观的、探路和夜晚觅食的镜头、坐在游戏设备上的眩晕的和缆车上放信号弹的镜头。除了拍下各种游乐园的画面,声音也跟一个普通游客获取信息的角度拉开差异。唐潮尽可能在录像里呈现出一个“岛屿”的困境。


 
亚自由-贤者时间
 

策展人:陈陈陈,林书传

参展艺术家:叶楠、厉槟源、何玲、谜团、张权、刘庆

亚自由是一个长期艺术项目,本次艺术项目旨在对主题《亚自由-贤者时间》的理论探讨以及展览方式的多样性研究。凝固那些离开展览体系依然成立的奇观,溶解那些进入日常生活不被识别的病源。策展组会用展览,演出,出版,事件以及其他某种有待发明方式来持续进行。本次艺术项目的社会学意义在某种程度上超越展览的本来意义。

每次项目会有不同的分支主题,策展组目前的主要兴趣集中在:成功学,异常的日常,对幻觉的惯性,病理学,大众传媒。

 

展览作品与现场

张权是雕塑专业科班出身的艺术家。刘庆跟艺术毫无关系,他学的是旅游专业,家里经营面馆,梦想是做一家好吃的肥肠面馆。于是他们就进入了这个艺术计划。他们的面馆让人觉得诧异:到底是面馆,还是什么?因为除了肥肠面,其他的衍生物品他们都会开发,比如卸妆品、马桶刷…只要能想到。他们以后会做成像MUJI那样,虽然只卖肥肠面,但衍生品会做得很全。但如果你想要这些东西,那你就得一碗一碗吃面,然后去换这些东西。如果方圆多少米内都因为这个肥肠计划扩展出去而发生变化的话,会产生疑问:到底他们在干嘛?


 
时间病:控制时间的都被时间控制

 

策展人:张未,袁文珊

参展艺术家:郭国柱、杨铭、蒋志、黄彦、刘展

大规模工业生产将人类从田间带到了钢筋水泥之中,从此自然的变化不再对劳动产生影响,风吹雨打不能成为空闲的原因。时间成为了流水线上的一把标尺,劳动成为了可以量化的数值,作为劳动力的人也是表格中可以被增减的数字。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而不断细化劳动分工,以及为了适应日益复杂的工业组织模式而催生的项目管理,以时间与劳动力的乘积作为预估成果的模式,将人类推到了时间的边缘。强迫症与拖延症由此产生,无形的线成为焦虑的起因,似乎预示着某种悖论:控制时间的人最终被时间所控制。

此展览分为时间理性、时间诗性与时间治疗三个层次,拟邀请十余位年轻艺术家进行创作。 艺术家们似乎总是昼伏夜出,扰乱着生活的磁场。最新的生物学研究报告不断告诉我们:请严格按照昼夜时间安排生活,因为日夜颠倒将成为混乱与疾病的温床。而曾经成功实践达芬奇睡眠法的人会告诉你:不同的秩序带来了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可是你要如何填满它们?人类依靠想象力建造了一个世界,却不知道如何与自己的生命相处更多。

 

展览作品与现场

《宿卵》是艺术家刘展的一件装置作品,他还原了石匠金波在雕刻时的粉尘与噪音,让这一切都逐渐指向金波的胆囊中那个慢慢形成的结石。 刘展运用了情境再现的形式,让我们得以摆脱联想的差异与困扰,更直接的体验到他想指出的痛感与问题。而他所要说明的问题就在于劳动的确可以让时间变得有意义,但在用劳动收获幸福之后,我们也付出了代价。

《寻找永别的那天》是艺术家黄彦运用表格这一科学管理系统所完成的作品。他用这种方式记录了每次他生活中重要的人跟他最后一次联系的画面。而一旦这个人告别世界,属于他的那一格便永远成为黑色。 黄彦运用了表格这一媒介来记录自己生活里的生离死别,他想表达理性的表格记录是无法掩盖绵延的时间与生命带来的莫名伤感。

《洗洗睡吧》是艺术家郭国柱记录人们整晚睡觉时的动作的一件作品。他将一个安静的场面变成了轻柔而喧闹的场景。通过观看与联想,使观众回忆起每天夜里的辗转反侧,让时间从看似停滞的睡觉变成了一团运动的影。郭国柱运用了感光摄影这一媒介方式让摄影艺术承载了生活中的时间。他记录下的一团团不定的身影表达了即使是夜晚的时间也并不平淡如水。

《这只是一个开始》讲述了艺术家蒋志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每天去银行拿一张小票排队,漫长的等待后,在叫到自己的号码时却选择转身离开。使被消耗的等待时间在此成为无效,而转身离开这一动作反而成为了“开始”。让人们从对时间白白消耗的愤怒中脱离出来。 蒋志运用叫号票据这一事件证物的媒介,让艺术事件及其观念在每个人的心中产生出不同的图像。他尝试在碎片化的日常时间中进行自我拯救,让时间因脱离结果而最终变得不可拼接。

《不确定的知识—2》是艺术家杨铭用录像的方式记录了他在书短暂而急促的燃烧中阅读的场景。通过观看与联想,艺术事件被隐喻成为某种关于知识与时间的讨论——书籍的自我燃烧,启明了自己与他人,但却让句子变得支离破碎。 录像是杨铭所运用的媒介。他利用了录像可进行完整记录的特点,捕捉住书本燃烧殆尽前的短暂时间。使我们观看、联想和围绕知识与时间的讨论得以可能。

主题 策展